CHANEL HAUTE JOAILLERIE 1932臻品珠寶系列 Allure Céleste項鏈

來源:嘉人網
導讀:90年前,嘉柏麗爾·香奈兒推出首個鉆石珠寶系列“Bijoux de Diamants”。在設計這一華美的系列作品時,香奈兒女士遵循了她一貫的設計法則:令女性在裝點自己的同時,亦獲得行動上的自由。

 


1932年香奈兒女士接受倫敦鉆石公會的邀請,以鉆石與鉑金為主要材質,設計了璀璨耀目的“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并在她位于巴黎圣·奧諾雷街的私人豪宅展出,成為轟動歐洲的盛事。“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成為了1932系列的靈感泉源,同時也深深地影響了現代珠寶美學。搭扣不復存在,整體設計更為大膽活潑。同時每一款首飾,都能隨著心情和創意,變化出多種佩戴方式。香奈兒以獨特的珠寶,獻給崇尚自由的新女性。在設計這一華美的系列作品時,香奈兒女士遵循了她一貫的設計法則:令女性在裝點自己的同時,亦獲得行動上的自由。

“忘記危機最好的方法莫過于讓眼睛享受美好的新事物,這也是我們的工匠們以其精湛技藝 所不懈追求的事。” ——嘉柏麗爾·香奈兒

1930年代的社會歷史,從1929年美國股市崩盤而起,進而進入彌漫全球的經濟大蕭條。1932年,歐洲正處于經濟大蕭條中。人們的生活已經在停滯中持續了3年。1920年代的繁榮景象彼時已經褪色成為人們心中模糊的往昔回憶。這是一個令人沮喪的時代,人們的生活被經濟不景氣和通貨膨脹的陰影籠罩著,伴隨而來的是崩潰的消費市場與不斷攀升的失業率。

但也正是因此,1932年亦是喚醒希望與復興,開創新局的理想時機。

有陰影的地方,必定有光。也正是從這一年開始,一系列令人欣喜的事件相繼發生,深深影響著這個危機四伏的時代。埃爾溫·迪瑞斯(Elwyn Dirats)與賈克·奧森方(Jacques Auxenfants) 成立Hot Club de France俱樂部,讓世界跟隨著爵士樂一起搖擺;鍍金灰泥裝飾的巴黎歌劇院,見證了《奧隆特花園》(Un Jardin sur l'Oronte)在菲利普·高伯特(Philippe Gaubert)的指揮下煥 發出生命力;在20萬人的注視中,令人期待已久的“諾曼底”號郵輪下水。11月,倫敦鉆石工會提出一個鼓舞人心的倡議:重振鉆石市場,再復往昔的輝煌。

當時的倫敦鉆石工會向一位女性求助,一位極富遠見,將現代設計運用到服裝創作中的設計師。這位有著遠見卓識的女性彼時推出的服飾珠寶剛剛贏得了國際媒體的廣泛贊譽,甚至比 真金白銀更加令人喜愛。這是一位強大的女性,掌管著一個與日壯大的多面帝國。她廣結為時代帶來躍動脈搏的藝術家摯友,并慷慨支持藝術發展。她改變了大西洋兩岸女性的命運、身體和生活方式。這位被倫敦鉆石工會選擇,為鉆石注入新生的女性,就是嘉柏麗爾·香奈兒。

Gabrielle Bonheur Chanel

 她厭倦了悲觀與蕭索,選擇打開夢想的無盡可能,擁抱美的活力。由是,香奈兒女士推出了 第一個鉆石珠寶系列“Bijoux de Diamants”。這個系列問世兩天便刺激鉆石工會的股票大漲, 震驚了整個行業,也鼓舞振奮了那個時代。

“我的星辰!還有什么,比這更能襯托女性的魅力,更為永恒而現代? ” ——嘉柏麗爾·香奈兒

在奧巴辛修道院度過的童年生活,培養了香奈兒女士對克制、純粹美學的堅定追求。這座沐浴在科雷茲省陽光下的西都會修道院,是她永恒的靈感之源和永不枯竭的能量之所。譬如,在陽光照射下的長廊地面,馬賽克鋪鑲成太陽、彎月與五角星圖案。也許,雙腳踏足地面,才是仰望星空的最好方式。

1932臻品珠寶系列Allure Céleste項鏈。太陽、彎月、彗星造型珠寶的鑲嵌處。

 可可一直篤信象征符號的神秘力量,而從她結識卡柏男孩起便更為深信不疑。他們的愛情亦是一種象征,預示著他們已準備好將生活改頭換面。

這是巴黎的一個夏夜,天氣尚未轉涼。如果不是流星劃過,夜空應該是墨黑色,如同一幅黑色的畫布,被一輪新月的光環點亮。閃爍的星星猶如飄浮夜空的璀璨鉆石,這一幕化作了這 次展覽的靈感源泉,日后亦成為香奈兒臻品珠寶創作的基石。香奈兒女士仰望著廣闊夜幕中 閃亮的星星,決定將瀑布般的流星,明亮的新月和奪目的太陽裝點在女性的頭發與身體上。“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應運而生,凝聚著她對美與生命無可阻擋的熱愛。

“我選擇鉆石,是因為它以最小的體積蘊含著最大的價值。”——嘉柏麗爾·香奈兒

“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是對她個人風格語匯與創新理念的極致表達,將高級定制服的理念運用到臻品珠寶的創作中,她一如既往地在打造每一件作品時十分強調輪廓與線條,鉆石的完美在極簡的設計中得以凸顯。這些作品不加贅飾,幾近隱秘的鑲嵌工藝,經典的切割與完美均衡的大小比例,呈現出視覺上的極致純粹。永恒雋永, 超脫于時光流逝,更無懼潮流變遷。1932年,香奈兒女士設計了史上第一個臻品珠寶系列。這一系列將創作主題、時間與空間緊密結合,與當時傳統珠寶商的作品截然不同。

“我以最能凸顯鉆石光芒的主題來創作——星星,十字架,大小不一、垂墜而下的寶石瀑 布,還有光芒四射的太陽。”——嘉柏麗爾·香奈兒

“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的華美與炫目遠超其字面之義。約50件作品以鉑金和黃K 金為底鑲嵌白鉆和黃鉆。這些珠寶為日常佩戴而設計,閃耀著純凈的光芒。在目前有據可循的作品中,22件描繪了一幅天穹的生動畫卷,綴滿了數不勝數的彗星、月亮與太陽。香奈兒 女士將靈動的緞帶、舞動的流蘇與輕盈的羽毛化作17件作品,又以另外8件作品展現螺旋、 圓形、方形與十字交錯的極簡幾何美感。她那源源不竭的靈感隱匿在這些非凡的設計中,隨著時光的流淌逐漸顯現神秘的魅力。相關描述中曾被提及的數字“3”“5”“7”形狀的胸針,在當時可謂驚世駭俗,可惜至今仍毫無蹤跡。2012年,由派舍·高蒙(Pathé Gaumont)拍攝的一部紀錄片被再度發掘。這部攝于嘉柏麗爾·香奈兒在圣·奧諾雷街29號的私人宅邸的影片,在當時曾與新聞影片一起在法國各地影院播放,介紹了“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的部分作品。

“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影像記錄,由派舍·高蒙(Pathé Gaumont)拍攝

這部紀錄片讓我們得以一瞥香奈兒女士的世界,見證了她的先鋒果敢、大膽先為。片中著重 介紹了兩件由黃K金與黃鉆打造的作品,滿溢著可可對太陽及其熾熱能量的熱愛,這遠早于 1960年代的風潮。鑲嵌著黃鉆的黃金螺旋環繞著纖指,呼應精致的黃色托帕石戒指,那是生于八月驕陽下的香奈兒女士的護身符。滿綴黃鉆的太陽胸針彰顯著熾烈的絢爛。

“我希望我的珠寶輕盈貼合,猶如纏繞于女子纖指上的緞帶。這些緞帶都十分柔軟、易于拆分。”——嘉柏麗爾·香奈兒

單獨,又或三個相連,以耀目之姿劃過天際,又或融入浩瀚無垠的廣袤天宇……成群的彗星 與耀眼奪目的太陽灑落于大衣、腰間或是衣襟上。流星和彗星的長尾以自由的曲線略過耳垂、 纏繞于手腕與脖頸,再無交會。伴隨著呼吸起伏,北斗星綻放出閃爍的光芒。綴滿寶石的蝴 蝶結、羽毛與流蘇如泉水般穿梭于秀發間,沿著身形曲線流淌而下,落在鎖骨與纖纖玉手之 上。鑲嵌鉆石的緞帶黑白相襯,環繞在腕間。目前已知的作品有17枚胸針、9款頭飾、8款項鏈、4枚戒指、3款手鐲、2副耳環、2枚腕表與2款配飾,其中包含一個內外皆鑲嵌鉆石的煙 盒,皆為女性的奪目閃耀度身定制。

“我設計的珠寶永遠和女人、和她的著裝融為一體。服裝千變萬化,珠寶也要變化萬千。”——嘉柏麗爾·香奈兒

香奈兒女士將她在服裝上的現代設計法則也運用在了臻品珠寶的創作中。她以一種嶄新的理 念構思珠寶,在珠寶與身體間建立全新的聯結。“Bijoux de Diamants”是第一個完整的臻品珠 寶系列。更為重要的是,是第一個從女性出發設計的系列。女性在生活中、在世界的舞臺上 都如此重要,她們的美藉由自如的靈動身姿傳達??煽傻臒o搭扣珠寶設計,絕不禁錮女性行 動的自由。

“我厭惡搭扣!我受夠了搭扣!我的珠寶要可以隨意變換。 ”——嘉柏麗爾·香奈兒

在創作“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時,香奈兒女士選擇以“自由”的方式來詮釋屬于女性的“自由”。“自由”地按她們喜歡的方式生活。“自由”沒有任何阻礙地行動。“自由”選擇體現 自己個性的珠寶,而非淪為展示鉆石的模特。她們可以佩戴點綴新月的羽毛,或是由流蘇扎成的蝴蝶結,太陽與彗星的交相輝映帶來日與夜的交匯。一款項鏈可以變身三圈手鏈,吊墜 可以被取下當作胸針佩戴。這一系列呈現了前所未有的無盡可能,獨樹一幟的創新備受媒體贊譽。這些珠寶作品千變萬化,能夠被自由地佩戴于身,以點睛之筆成就整體造型。“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超越潮流,顛覆了整個珠寶行業。

九千三百萬顆寶石,八十億個切割面……新興事物往往是謠言的最佳催化劑,當時的媒體爭 相報道這些夸張的數字,更加劇了圍繞這個系列的神秘氛圍,以及隨之而來的敵意。

讓一位女性服裝設計師擔負重振鉆石行業的重任,還有比這更讓傳統珠寶商倍感冒犯的事嗎?倫敦鉆石工會的公告很快在芳登廣場引起軒然大波,“Bijoux de Diamants”演變成一場 “香奈兒事件”。珠寶商們聯合起來抵制嘉柏麗爾·香奈兒制作臻品珠寶。他們要求展覽結束后拆毀珠寶,收回所有的鉆石。但由于部分作品在展覽首日就被售出,方有僅存的幾件得以存 留至今,成為這個系列的見證。其中一枚慧星胸針,置于內外皆如午夜般深邃黝藍的絲絨盒 子中,鉑金與7.8克拉鉆石交相呼應,猶如在漆黑的夜空中閃耀的星辰。又比如一片修長飄逸、栩栩如生的羽毛,既可以別在胸前,或在腰間扣住大衣,也可以環繞在發際映襯著肌膚, 或是沿著香肩勾勒出曼妙曲線,這都要歸功于精良絕倫的鑲嵌工藝。

突破珠寶設計的局限無疑是一項創舉,而通過銳意創新推進整個行業的變革則是另一項成就。在如何呈現“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上,香奈兒女士可謂心思縝密。珠寶作品 以前所未有的展覽形式于11月7日到19日進行展出,最初的兩天為僅限國際媒體與社會名流 的私人預覽。展覽時間也特意選在年底,當所有人都在為辭舊迎新尋找完美禮物。

1932年“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作品的展覽邀請函

黑白印刷的展覽邀請函采用無襯線字體,是含蓄而優雅的典范之作。每張20法郎的入場費分 別捐贈給兩個慈善組織:1784年在瑪麗安·托瓦內特(Marie-Antoinette)的資助下成立的巴黎慈善協會(Société de la Charité Maternelle de Paris),以及當時由法蘭西學院(Académie Française) 的莫里斯· 唐納(Maurice Donnay)主持的中產階級私人援助組織(Assistance Privée à la Classe Moyenne)。 嘉柏麗爾·香奈兒嶄新的一面也第一次為人所知——一位慈善家和藝術贊助人。 自1920年以來,她一直低調地資助塞爾吉·迪亞吉列夫(Serge Diaghilev)的俄羅斯芭蕾舞團。

5,一個對嘉柏麗爾·香奈兒意義非凡的數字。她總是在2月與8月的5號推出自己的高級定制服系列。她以這個數字命名1921年創作的第一款香水——5號香水和1955年2月誕生的2.55手袋。11月5日,這一天她選擇在自己位于圣·奧諾雷街29號的私人宅邸中舉行這場私人預覽。 在這個曾經屬于Rohan-Montbazon酒店的18世紀沙龍中,在這個她居住了近十年的住所里, 藝術圈、新聞界和上流社會的名流們齊聚一堂。在挑高的天庭與仿若太陽般瑰麗耀目的鍍金 鑲板下,在巨大的鏡子、水晶吊燈與烏木漆面屏風的包圍中,尚·考克多(Jean Cocteau)、巴勃羅·畢加索(Pablo Picasso)和葛洛麗亞·斯旺森(Gloria Swanson)相談甚歡。雍容華貴的天鵝絨窗 簾勾勒的落地窗邊,荷西·馬利亞(José-Maria)與魯西·塞特(Roussy Sert)、喬治·奧里克(Georges Auric)和俄羅斯芭蕾舞團的舞者艾麗絲·尼基蒂娜(Alice Nikitina)眺望著加布里埃爾大街 (Avenue Gabriel)上的花園。在地毯的盡頭,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的館 長路易斯·麥特曼(Louis Metman)與盧浮宮的館長喬治·杜斯特(Georges Duthuit)坐在古董沙發 和扶手椅上,與科爾·波特(Cole Porter)和阿爾封斯·都德(Alphonse Daudet)的妻子們暢談。

以大理石為基座的玻璃展柜佇立四周,籠罩在神秘的光暈中。里面放置了由香奈兒女士親自妝發和造型的人臺蠟像,栩栩如生。蠟像的頸部與雙手點綴著寶石,在巧妙放置的鏡面折射下,鉆石的光芒被無限地放大,人們在鏡中得以從多個角度端詳欣賞此次的作品。嘉柏麗爾·香奈兒將珠寶從傳統的櫥窗中解放出來,以超現實主義的方式展示它們,引領她的客人們從花園飛往繁星閃爍的浩瀚星空。

1932“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展

哲學家亨利·柏格森在《宗教與道德的兩個源泉》(The Two Sources of Morality and Religion) 中說道:“是智慧令個人走向群體”。也是在這一年,嘉柏麗爾·香奈兒匯集了那個時代最卓越 的人才來打造“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在包豪斯的創作理念下,人的創造力超越了珍貴材質的禁錮,為這個鉆石珠寶系列注入了獨一無二的靈魂,可謂深刻領悟了這位哲學 家的精髓。

從當下出發,創作屬于未來的珠寶,可可重新詮釋了保羅·艾里布的設計。她移除了搭扣,令臻品珠寶作品可以隨意調節。作為一位多才多藝的藝術家、插畫家與裝飾藝術風格的先驅,艾里布1930年代便與香奈兒女士相識,并曾代表她出席香奈兒香水公司的董事會。1935年 他在La Pausa別墅去世,在那之前,他一直是法國精湛手工藝的擁躉,倡導人文精神的美妙 與珍貴,與機械化的冷酷效率截然相反。

在所有生動記錄展覽的影像中,插畫師克里斯蒂安·貝拉爾(Christian Bérard)用畫筆留下了香 奈兒女士裝扮人臺蠟像的身影。為了這次展覽,她還別出心裁地委托當時最杰出的印刷商之一Draeger印制了一套華美的媒體宣傳冊,內有5張精心裝裱的珠寶黑白攝影作品,由日后法 國電影界的巨匠之一羅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拍攝。他還附上了一份簽名注解,詳釋 他的創作理念。其中一套有尚·考克多(Jean Cocteau)親筆注釋的副本,鐫刻著標志性的彗星 圖案,至今仍保存在巴黎城市歷史圖書館(Bibliothèque Historique de la Ville de Paris)的檔案 中。

在瓦爾省Saint-Mandrier半島的一個暖秋,尚·考克多(Jean Cocteau)剛剛完成《地獄里的機器》(La Machine Infernale)的手稿,正與里斯蒂安·貝拉爾(Christian Bérard)一同在Villa Blanche 的門廊創作一幅壁畫。這里是他的朋友、法國喜劇院總監愛德華·布爾代(Edouard Bourdet)與 丹尼絲·布爾代(Denise Bourdet)的度假屋。正是那時,可可邀請他們共同策劃一個前所未有 的臻品珠寶展覽,她的第一個鉆石珠寶展。兩位藝術家回到巴黎,沉浸在數不勝數的璀璨寶 石中,與香奈兒女士一同工作至天亮。這是一個令人眼花繚亂的夜晚,他們也得到了一份來 自香奈兒女士的“紀念品”:一個詼諧的感謝手勢。

尚·考克多(Jean Cocteau)與嘉柏麗爾·香奈兒之間有著深厚的友誼,兩人都對占星學、象征主 義與美學擁有共同的熱愛。他們不僅相識,更彼此理解。沒有人比考克多更適合將可可的遠 大愿景化為優美的詞句。

香奈兒高級珠寶創意工作室總監Patrice Leguéreau創作的1932臻品珠寶系列Allure Céleste項鏈繪畫稿

在首個鉆石珠寶系列“Bijoux de Diamants”問世90年后,香奈兒高級珠寶創意工作室從這個系列的現代性中汲取靈感,開啟了全新的篇章。

1932臻品珠寶系列是一場穿越時空的旅程,徜徉在行星回旋、群星璀璨的宇宙。香奈兒高級珠寶創意工作室總監Patrice Leguéreau從最初的傳奇出發,保留了宇宙天體的主題,極致純粹的線條輪廓與佩戴時身體的舒適自由。他如此說道:“我想回歸1932的精髓,通過彗星、 月亮和太陽這三個象征符號的和諧融會來詮釋。每一個天體都閃耀著自己獨屬的光芒。”

1932臻品珠寶系列Allure Céleste項鏈

鉆石的完美渾圓以更為恒久雋永的方式演繹這些象征符號,光線的折射更烘托出寶石奪目的光彩。

1932臻品珠寶系列描繪了一幅嶄新的天穹畫卷。彗星——曾經化身為一款開放式項鏈環繞于脖頸,最終灑落在胸前,自此便成為香奈兒珠寶作品的標志。循環的螺旋形與噴涌的流星在空中無限旋轉,追逐著行星。月亮,在“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中僅出現在一件作品中,但在1932系列中成為一個獨立的標志。曾經的新月逐漸升起化作一輪滿月,籠罩在閃爍的光暈中。當然,還有太陽的金輝必不可少,如此奪目鮮明,熾熱閃耀。

香奈兒高級珠寶創意工作室創作了靈動曼妙的臻品珠寶作品,完美契合身體的自由律動。77件非凡之作中,12件作品可以隨意變換佩戴方式,璀璨耀目的天體如行云流水般自由地在身體上流轉。盤旋的星云結構如此靈動柔韌,自如地纏繞在 腕間。太陽在頸間伴隨著每一次呼吸與心跳,起伏律動。每一位女性在佩戴星星的作品時,可以隨心所欲地決定彗星劃過肌膚的軌跡。藍寶石深邃如夜魅,黃鉆燦爛如艷陽之焰,蛋白石霓虹光暈如璀璨銀河,紅寶石鮮艷奪目、生機勃勃,尖晶石明媚如晨曦,坦桑石則有著天空的顏色:如果說“Bijoux de Diamants”鉆石珠寶系列是對極致純粹的禮贊,是對純凈之光的謳歌,那1932臻品珠寶系列則令彩色寶石大放異彩,一展身姿。

1932臻品珠寶系列Allure Céleste項鏈 

Allure Céleste項鏈是這一系列的巔峰之作,猶如一場奔赴光芒中心的旅程。在浩瀚廣袤的天際中,繁星密布,彼此閃耀又相互連接,聚攏成萬丈光芒。在圓形切割的鉆石群簇擁下,鑲嵌著一顆重達55.55克拉、深邃而濃郁的橢圓形藍寶石,與一顆重達8.05克拉的IIa型DFL級梨形切割鉆石,光芒四射,璀璨非凡。這款項鏈可轉換多種佩戴方式,太陽的光暈可以被單獨 拆卸作為胸針,中央的一圈鉆石則能夠變換為手鐲。項鏈還可以精簡為短款,正如當年香奈兒女士希望的那樣以星辰圍繞著女性,向她在1932年的大膽創作致以最高的敬意。

1932臻品珠寶系列Allure Céleste項鏈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邦女郎們誓拼搭配不做花瓶
邦女郎們誓拼搭配不做花瓶
從1962年10月,第一部《007》上映開始,這個系列特工影片就注定將成為一個傳奇,片中所展現的
X
国产一级A片免费看